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越天堂Outstanding'sSky

心情、观点、工作、生活 My life,my work,my thinks...

 
 
 

日志

 
 
 
 

2009年11月8日  

2009-11-08 12:45:28|  分类: 网络热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央纪委有关负责人证实,贵州省政协主席黄瑶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是一条爆炸性的新闻。新华网先作报道,继而在新浪网、搜狐网、中华网、凤凰网、人民网纷纷转报。网友们发贴声讨,痛批黄瑶,热烈拥护党的反腐决心;百度空间竟然出现搜索黄瑶违纪的专门词条。互連网上吵得轰轰烈烈,给互連网带来一个不小的地震,不过这个地震是网上的虚拟地震,并不算可怕,可怕的是贵州及黔西南的官场上将发生一场地震。

   作为一个官员,独自腐败,不牵连其他任何人的情况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不可能面面俱到,事事亲恭,他的言语要靠别人传递,他的暗示要人去领悟,他的指示要人去执行,你说他能一个人腐败吗?再说,他的腐败,除了为自己谋点利益外,有一部分腐败行为是在为别人谋利。他在为别人谋取利益后,别人过后也得想办法让他得到某种实惠,不然下次怎好意思再去请他帮助自己谋利呢?

   瑶哥(不管他是什么官,其人格尊严应得到尊重,所以在此就叫他瑶哥吧)就好比一棵枝叶茂盛的参天大树,曾经可以遮风挡雨,遮蔽烈日,可以乘凉。现在大树要被砍掉,那些枝丫还能常青吗?行路人还能在它下面蔽日乘凉吗?不太可能了。不过有些枝条很神奇,它们会重新寻找大树,攀上去之后,寄生在上面,重新获取水分和营养。有些行路人会看风向,他们眼看前棵大树的大势已去,便帮助砍树人把前大树砍下,然后重新寻找新的大树来乘凉,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可能的。

    瑶哥是布依同胞中官位最大的人,曾任中候补委员、省常委、省宣部长、黔西南州委书记,后升任正省级领导,算得上一条好汉子。民间还传说他与“古月”有关系(这一点从开始我就不太相信)。他善于助人。你看他的密友、同乡、同学、亲戚等不少都得到他的照顾。民间常传,某某服务员因瑶哥帮助,从一个小职员升任某局长;某某女士,因瑶哥重用,现已升任副厅级领导;某某工人,因瑶哥一句话,从一个工厂调到国家机关工作。这些情况不一定真实,但也曾让我投以羡慕的目光,我曾想,我为什么没瑶哥这样的乐于助人的同乡、同学、朋友、亲人呢?曾经,我还对那位在中组部工作的兄长有意见:认为他不像瑶哥那么乐于助人,去帮助我解决曾经面临的难题;认为他不像瑶哥那样在官场上面面俱到,游刃有余。现在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命运,日子有所好转,才开始淡忘对兄长的成见。今天瑶哥被双规,我才庆幸兄长的做法并不错多少。因为我没有踏进官场,也许到是一件幸事。

    瑶哥进去了,那是一个黑洞。像他这样高龄的人,不管如何身经百战,如何老谋深算,防堤也难免会崩溃的。对他这级的干部,侦察机关一般只有在掌握充分的证据的情况下,才开始对他动手。而且,对瑶哥来说最麻烦的是,他不知道侦察机关具体掌握了他的什么有罪证据。他自认的,也许是侦察还没有掌握的;他不认的,也许侦察机关已经掌握了的。真让他进退为难。人到那个时候,求生的欲望往往特别强烈。为了达到减轻处罚的目的,他得想办法立功,于是他得把他知道的事情供述出来,比如,某女人对他搞过性行贿,他给她什么位置的乌纱帽;谁为了买官给了他多少钱,谁为了包工程,给他过多少钱,他给谁干过什么工程过等等,都可能会因为瑶哥的立功心急成而被挖出来。不过送钱给瑶哥的男人们在此遭遇到的危险度,比起给瑶哥提供性贿赂的女性同志要低得多。因为如果瑶哥知道<刑法>中关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量刑最高不超过10年(过去才5年),他就会把所有的财产来源列入不知道的范围。这样比起为了自首或立功,一五一十告诉某笔款项是某某人行贿的所受到的刑罚要轻得多。但是,性贿赂就不一样,瑶哥可能为了自首或立功,告诉侦察机关他与某女人有性关系,在某宾馆长期开房,为某女人安排过什么工作等等,这样可能就会把某某妇女干部的其他问题牵扯出来了。目前我国法律没有明确性贿赂的罪行,性贿赂的问题是由道德来进行调整的。瑶哥宁愿被人骂作野生动物也不愿供述收受哪些人送他钱的事。所以与瑶哥有染的人们,特别是女性同志,你们可能要作好把脸摘下来,长期躲藏在裤当里的准备,做好长时间不睡觉的打算,作好入狱前的准备。不然,如果那个时候要是真的来了,你们可能就不能接受了。

    瑶哥带来的这场官场地震,重灾区应是黔西南,因为他在黔西南工作的时间长,而且做的是主事官,认识的人最多,得到他关照的人自然多。民间传说了许多事情都与他有关。在贵州省直机关和其它地区,除了其分管的工青妇和农业部门相对重一点外,其它的行列、部门和地区可能轻得多,因为他不是省里的主事官员,虽然任过副书记,但并没有分管组织。而且在方仁任班长主持省委工作期间,他一度遭到排斥,从省宣部长下放到黔西南,美名是只有他最熟悉黔西南的情况,只有他能驾御全局。他下来后,差点深陷泥坑,上不去了。那位原本排名在他后面的三运同志也跑到他的前面去当上副书记了,而他还只是个干常委。那段时间,他脸色不是一般的难堪。他后来经过努力,并如愿提升为副书记了。但其主管的事务是工青妇,没有掌握重大的实权,影响力自然有限。不过,也有少部分与他特别亲密的人得到他照顾是不可否认的。最明显的是一位妇女干部,也许因为与瑶哥有正常的友谊,官场如鱼得水。

    现在给瑶哥定性的是违纪,是否涉嫌违法犯罪是后面的事情。如果涉案人员多,对中央纪委和各级纪委都是一场严峻的考验,因为这些人可以算人精,没有他们想不到的办法,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事,办案人员的水平、能力和抗干扰能力等都能在这场战役中得到考验和提升。如果这帮人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对司法工作人员和律师都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作为一名执业律师,要是瑶哥真有违法犯罪行为,能有幸能担任他的辩护律师,我将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帮助他减轻罪行,最理想的情况就是让他被无罪释放,我没有义务向侦察机关揭露他的罪行,也就是说,如果我掌握瑶哥的某种罪行是司法机关还没有掌握的,我也没有义务向司法机关提供。当然如果我的代理的对象是遭受瑶哥侵害的人,那我将尽大限度地把瑶哥的罪行揭露出来,让他遭受最重的刑罚,才是我这个做律师的人的最大成绩。

    近年来,黔西南州的官场地震够深重的了。原来熟悉的一些道貌岸然的官员,也因为频繁的地震而下的下课,调的调走。但是老百姓还是认为这些地震来得还不猛,还没有把那些真正祸国殃民官员震倒。老百姓为什么那么痛恨他们的父母官和公仆呢?看来是因为这些父母官和公仆们的行为太让他们失望了吧。

    百姓的愿望是:让这次地震来得更猛烈些吧。

                          2009年10月24日

来源:王朝峄律师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a5ab500100fuex.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