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越天堂Outstanding'sSky

心情、观点、工作、生活 My life,my work,my thinks...

 
 
 

日志

 
 
 
 

报名去台湾  

2010-04-01 11:4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温家宝总理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虽然我今年已经67岁了,但是如果有这种可能(去台湾),到那时即使走不动,就是爬我也愿意去。20103月,也是在全国人大的记者招待会上,温家宝总理表示自己去台湾的愿望依旧是那么强烈。本人不敢与总理相比,但是即使是一名小老百姓,我对台湾这块同为中国人创造出奇迹的土地的向往之心,其强烈之情是并不亚于总理的。

前日上午,本人在修文出庭接到办公室负责人电话,他告知我所里收到省律师协会“关于组团赴台湾交流考察的通知”,询问我要不要报名,因为省直所只有8个名额,先报名并交款的人员优先参团,因此要马上决定是否报名。

 

 我毫不犹豫地说:要去,赶快给我报名。

 

 在2008年,我就报了这个名的,当年因为地球上闹“禽流感”没有成行,今年有这样的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了。可以说,在走进台湾,这个我与总理同样向往的事情上,我是比总理更幸运的人,因为众所周知的政治原因,温家宝总理目前是不可能踏上台湾的土地的。

 

 下午,我回到律师所,就听到有人说,上午我所粱律师因为没有报上名很有意见,说为什么周立新能去我就不能去?我碰到他时他当面向我责怪办公室负责人为什么不同时将他和我向省律师协会报名,以至人员满额而报不上。

 

 当我开始阅读《往来台湾地区申请表》、《大陆地区人民来台观光申请书》、《台湾旅游旅客须知》时,有点越来越头大的感觉,什么时间我这样的中国人去台湾能够就像去广州上海一样方便,只凭一张机票就全部搞掂呀?

 

今天,我决定不去台湾了。

 

 因为我从8日台湾行的行程表上,没有发现考察台湾司法和与台湾律师交流的内容,全部内容都是游山玩水,这对我是没有一点吸引力的。当我打电话询问律协的有关人员为什么没有看到“考察交流”的行程安排时,她告知我,这个问题旅行社还没有安排好,正在安排之中。我很失望,旅行社能够安排好大陆律师的“考察交流”?我是没有信心的。

 

台湾的风光再美,但是大陆上比之更美的风光有的是,近在身边我今生都不都赏尽,何必还要飞越海峡只为赏光。在台湾,有什么东西会吸引我这样的律师?这在于哪里的律师与大陆的律师有不一样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其实,这种区别不仅存在于两地的律师之间,两地的人民当然还包括行政官员们都是完全不同的生活和工作方式。这让我想起了中国社科院于建荣教授2009年12月对北京律师作的一次演讲时说到他的一桩台湾见闻:

 

 我问见到的台湾老百姓同样一个问题,地方官员不经你同意把你的房子拆了怎么办?99%的台湾老百姓回答我不可能,他怎么敢拆我们家房子?不可能啊!我说假如拆了怎么办?台湾老百姓告诉我,我到法院去告他,法官就会重判这个不经我同意拆我房子的政府官员,假如经过我同意赔十万,不经我同意他可能要赔一百万。 

  我接着问,假如法官不立案或者不依法判怎么办?台湾老百姓又回答我不可能,他怎么敢不立案啊。因为我这个问题很简单,我有房产证,他没有合同拆了我房子,他错了,他必须赔,不可能。 

  我说假如发生这个问题怎么办?台湾老百姓告诉我,我找我的议员去告他,我的议员来调查,我的议员调查完之后,就会开新闻发布会,就会在议会上提出来,这个官员和这个法官都完了,做不了了。 

  我接着问,假如这个议员不管你这个事,不来调查怎么办?我一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台湾老百姓都讨厌我了。说“你这个大陆人怎么这么多假如呢?这种假如怎么可能发生呢?(笑,掌声)这不是我想让议员做的事,这是议员自己想做的事情啊,议员天天做梦都希望发生这个事,他怎么会不来呢?不可能的!” 

  我说有可能,他说不可能。他们台湾老百姓有联系议员的那个电话卡,那就打电话试吧!我说不可能,他说有可能。一打电话,那个议员只要在附近,接到电话很兴奋就赶过来了。问:“什么事?什么事?”特别兴奋!因为议员只要调查到这个事情,他不单当了县议员,他可能当国会议员,还可能当“阿扁”啊!但是我不甘心,我还要问,我说假如他就是不来怎么办?人家告诉我:那很简单啊,他不来,下一次他选举的时候,他要到我家来拜票啊,他拜票的时候我会把他用脏水泼出去,这个议员还能当议员吗?当不了!所以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我从台北走到台南得到就是这么个结论。

 

 台湾老百姓为什么会讨厌刨根问底的于建荣教授?这是因为大陆人与台湾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在大陆时常发生的问题而在台湾是很难遇到的,即使是同样的问题,两地老百姓解决问题的方式是截然不同的,哪种方式更人性,更有效?只要是人都会清楚明白的。

 

 据说,年内还有一次律师去台湾的考察交流活动,我想象在这样的活动中大陆律师有机会与台湾律师亲密接触,对两岸的法治事业大家能充分发表真知灼见。如果有可能观摩旁听一次台湾法院的审判活动,比如陈水扁家族的弊案审判就更好了。

 

 这次我决定不去台湾,因为吸引我的不是宝岛的迷人山水,而是哪里普通人的生活方式。

 

          2010年3月31日星期三周立新于贵阳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