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越天堂Outstanding'sSky

心情、观点、工作、生活 My life,my work,my thinks...

 
 
 

日志

 
 
 
 

国产微博盛衰史  

2010-04-09 08:49:37|  分类: 关于中国互联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产微博盛衰史 - perown - 卓越天堂OutstandingsSky

    饭否叽歪、嘀咕、滔滔、做啥……中国微博网站在鼎盛时期超过30家,就如大浪淘沙,一个浪头过后,生死格局已定。到底什么是中国微博的竞争力?什么又是它们的价值观?

  中国微博们的故事从一个美国海归王兴讲起。很少有人听说过王兴这个名字,但很多人都知道他创立的三个网站的名字:校内网、海内网和饭否网。王兴是第一个在国内互联网产品中加载微博功能的人,当时他是海内网的CEO。那时有记者问到:有没有单独成立的可能?王兴虚晃了一招:这个事情将来会怎么发展还很不好说。 

  这个事情现在的发展似乎已经很好说了。王兴不仅仅把微博产品独立出来,而且把这个产品打造成国内微博的第一个品牌——饭否网。2009年6月2日,王兴兴高采烈地宣布惠普成为饭否首个企业付费用户。一个月后的7月8日,一觉醒来的人们发现饭否无法登录,直到今天。8\Ek0;^H 

尚能饭否

  2008年,奥巴马用Twitter拉票后,各种微博在国内如雨后春笋:滔滔、做啥、忙否、雷猴、同学网、品品米、随心、蟹爪、OhMyVoice!、easytalk、SwiSen……有报道称全盛时期超过30家网站在运营相关产品。饭否网成立于2007年5月。不久,王兴的清华校友李卓桓也推出了叽歪网。这两家微博与2009年年初成立的嘀咕网一起,成为当年7月“荣幸”封停的三大微博。

  三大微博之死重构了微博行业的格局,我们可以把之前的微博行业史称为史前史。史前的饭否代表了微博在中国自然发展的最高状态。

  据饭否某竞争对手的分析,饭否在被关闭前大概有50万用户,活跃的有10%左右,其影响力相当于一个中小型社区网站。那时,王兴还乐意到处接受媒体的采访,他说当时每月大概有20%的人数增长。用户有几类:IT和媒体行业精英,还有大学生。有报道称,当时饭否网平均每秒钟更新的消息量是5—10条。该竞争对手如此评论饭否的活跃用户们:小群体,都是追求自由的人,但他们追求的自由都是不现实的。

  叽歪网的李卓桓接受采访也是史前的事了,他希望叽歪让“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可以当记者”,比如说央视大楼火灾这样的突发事件。李卓桓对三家微博的比较是这样的:我们在产品功能上比他们强一些,能与20多种即时通信工具(QQ、MSN、飞信之类)互联互通。饭否走的是复制Twitter的方式,嘀咕在媒体宣传方面做得比较好。至今,叽歪网还“服务器被维护中”。

  2009年上半年,两家老牌微博都感受到了“后浪”嘀咕网的推力。饭否网还因此屏蔽过来自嘀咕网的信息同步。同样从美国回来,嘀咕网的创办人李松对中国国情更了解,他一开始就把嘀咕定位于娱乐,而不是小群体或者小记者。

  李松在2009年上半年一句话在今天听来很值得玩味:“我觉得嘀咕和饭否两家会争夺‘中国的Twitter’的头衔。”当年10月,被关闭了三个多月的嘀咕网重开时,李松重申嘀咕网的定位:娱乐。

  被关闭前的微博,已经开始有正向现金流了。惠普对饭否网的付费是公布出来的第一例。不过,众多的微博仍然没有获得除去天使投资之外的任何风险投资。三大微博的关闭,也把风险投资的加入无限期后延。

新浪拉客

  三大微博关门之后第二个月,第一门户网站新浪加入了微博这个游戏。据说,新浪将近一个月的开发过程,经历了三大微博关门大吉的事件。这曾经让新浪的团队对这个产品考虑再三。这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有评论说,搜狐是一个产品型门户,新浪只是一个平台型门户。由于管理层股权的分散使新浪难以做出让市场信服的产品。去年MBO以后,新浪管理层急于证明自己。微博的项目由新浪网总编辑陈彤亲自“抓”。陈彤动用了全新浪之资源来做微博,其手法就一个字“拉”——“拉微博”,就像当年拉博客一样。

  新浪微博运营负责人曹增辉把新浪微博半年来的发展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邀请名人参与内测”。新浪网覆盖各行各业的频道编辑们分别推荐各自领域的名人,然后统一到曹所在的微博部门来定出一个白名单。

  曹增辉这样解释这个白名单的标准:“要考虑这个人是否足够有名,同时还要考虑这个人是否足够安全。我们还在测试,如果谈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这就不太合适了。”千人左右的白名单定下来后,再发回各个频道成为员工们拉微博的任务。

  “最早这一批名单里明星还不是特别多,最主要是互联网圈和媒体圈人士。”曹增辉坚信这个白名单会给新浪微博带来好运,“早一批入驻的用户,现在基本上都比较活跃。”

  完成这个名单的任务之后,新浪开始开放注册,并允许用户自己发邀请链开拓新用户。与此同时,新浪并没有停止“拉”。新浪的每个记者和编辑都有“拉”的任务。这个任务每周四完成一次,每人定额完成一个名人和两个记者。而且,光注册已经不算完成任务了,要保证活跃性,实名、上传头像以及发7条留言是完成任务的充分必要条件。直到后来再也拉不到记者了,或者说记者已经微不足道了,至此新浪改为只拉名人的策略。z1V{W F 

  如此强大的执行力背后,是一套实行已久的赏罚严明的管理制度。未完成任务者要通报批评,后来变成罚200元。当然,拉到牛人额外有奖。以新浪员工数千之众,历时半年的扫荡,其用户成长完全超越了熬了两年的饭否。

  饭否的员工有十几个人,主要负责技术开发。即使全撒出去拉客,估计也抵不过新浪科技频道的三两个记者认识的名人多。我们再回顾一下王兴那50万用户的来源:“我们没有做特意的推广,都是靠自然增长。我们不需要刻意去拉动这方面的用户,如果大家觉得饭否有价值,自然会来。” 而新浪微博里第一人气“女王”姚晨的粉丝就已经超过80万。

  这是王兴在关门前的话:“我觉得还需要一至两年的时间,用户数能够到达千万级的状态。”而这,对于新浪来说已经不是问题了。

  曹增辉信心很足:“在名人资源这方面,新浪的优势是毋庸置疑的,很少有一家公司能在名人资源方面跟新浪有得一拼的。但名人只是新浪微博的一个切入点,最终这个产品将会面向大众用户。”{wgq*c_}a 

老男人的唠叨!

  越有影响力的人越有杀伤力,特别是他们的唠叨。

  “据传,Adobe公司即将推出Photoshop软件官方中文译名——佛陀绣谱。”这是“东东枪”发在饭否上的微博,“东东枪”在饭否的榜单中以关注者接近32000排名第一。在新浪微博里随便拉一个小沈阳出来,就超过饭否前三名的总和,而小沈阳的十多万粉丝量在新浪的排名简直不足挂齿。

 

  不过,“东东枪”等人对饭否的忠诚度让人佩服。饭否的团队都已经有人离开了,但一些忠实用户依然“以身体不便,不能翻墙为由婉拒Twitter”,新浪微博就更不在他们考虑之中。《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王小峰最近在自己的博客上劝一个朋友离开新浪微博,并给出自己不上新浪微博的原因:“有个新浪的同学,跟我换名片,盛情邀请我去写微博,弄得我挺不好意思,如果这个网站像这个男孩一样真诚的话,我说不定就去了。”

对饭否的怀念以及饭否和新浪微博的区别,经常在新浪微博上有讨论。我们通过几条微博来窥探一下:

  “九楼一号”:新浪名人多,导致大家发推都比较正式,而其他则随便点,上个厕所都推一下。

  “TheEnemy”:新浪围脖是平民用来围观大佬和名人,大佬和名人互相逗闷子的,其他同类产品,反倒算比较单纯的社交网络。

  “小尘埃ta”:我也同意说饭否更亲切。新浪可能是因为有加V,还有很多靠V装B的名人,不实在,有距离,有隔阂。

  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理解:新浪微博在构建另外一个名人主导的声音社会。

  李松在嘀咕网被关闭前说过自己的设想:每一个人都能拥有自己的脱口秀节目,“我认为微博在所有社会化媒体中是最平民化的”。也许是这个原因,嘀咕网上的娱乐名人都不是特别有名。

  在那个饭否与新浪微博的讨论中,“小尘埃ta”还有半句话:饭否自由很多。当然,这也是它的死因。

  社科院说了,微博是最具杀伤力的网络媒体。所以奔着小群体和小记者去的饭否和叽歪都无法回头。对于微博来说,老男人们的嘀咕有可能要命的。对于风险投资商来说,政策与监管有可能让美元打水漂。如何让老男人们说痛快了的同时不要说得太过,将是微博经营中的重要任务。

微博不死?

  能够做大的,首先是安全的。

  在还没有上线的时候,三大微博的关门就已经让新浪对监控有着足够的心理准备。在列出白名单的时候,安全就有了筛选。“我们对一些敏感的内容和敏感的人有分类。”曹增辉说,“一个普通人发敏感信息的概率是非常小的。”

 

  那么一个普通人就可以随便发了吗?曹增辉的回答是:“后期很快会有处理的,我们的内容基本上是全审核的。”

 

  除了自动监控,新浪还有专门的编辑进行内容审核,光是监控团队的人数就是饭否整个创业团队的数倍。“如果控制得不好的话,有一些恶性的突发事件会造成恶劣的后果。”曹增辉说,“我们最早在设计这个产品的时候,就已经把安全看作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来考虑。”

 

  “至于正式上线以后,还会有很多新的监控手段去实现。”什么监控手段?曹增辉秘而不宣:“监控对于国内的产品来说是一个难题,同时也是这个产品的竞争力。”饭否等网站就没有周详地考虑监控的技术。 

  如此繁多的监控,会让竞争力变成杀伤力吗?这正是新浪微博最头疼的事情。

  “对微博这个产品,我们不可能稍微有一点敏感的内容就处理掉。我们需要确定一个尺度,这个尺度就是既给了用户自由,同时他发的这个内容,也不至于产生一些坏的结果。这个尺度的把握是很重要的。”曹增辉记得,去年“十一”阅兵期间他经常从家赶回新浪大楼开会,为的是讨论监控的尺度。

  这是新浪微博上线以来第一次大规模地对监控尺度进行讨论,为的是在敏感时间让监管部门相信,这是一个安全的产品。

  “我们在‘十一’期间做了一个小专题。在中国地图上,我们可以即时看到来自全国各地对国庆的祝福。而且,这些内容是我们精选的。我们会让政府看见,这个产品是可以引导和利用的。”新浪做了10年的网络新闻,特长是舆论监控,这是新浪微博笑过2010年元旦的根本原因。

  即使饭否、叽歪还在,历史也只能向新浪倾斜。曹增辉说:“无论从资源、技术还是监控的能力,新浪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

  王兴的校内网火过,但新浪系的开心网后来更火;王兴的饭否火过,最终新浪微博更火。2009年10月7日,国庆阅兵后不久,王兴等几个饭否网的头目共进午饭。他们讨论如何才不会被关,结论是:Twitter在全世界有超过2万个应用,Twitter的用户中只有45%弱是来自Web访问,剩下的大部分都来自手持设备或第三方应用(如MSN)。无法直接访问Twitter的站点并不妨碍用户继续使用Twitter的服务。传统意义上对特定站点的封杀已经失去意义,因为使用第三方应用是一种常态。因而Twitter成为网上罕见的不死之物。无法杀死Twitter,那就只能坐下来谈,适应一个Twitter的世界。

  这会是一个乌托邦吗?

  评论这张
 
阅读(6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