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越天堂Outstanding'sSky

心情、观点、工作、生活 My life,my work,my thinks...

 
 
 

日志

 
 
 
 

“我已经很真诚,道歉一次就够了”  

2011-09-23 21:5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最近被卷入风口浪尖,不是因为英语,而是因为他的美国妻子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李阳对他实施家暴,并贴出她的伤痕照片。9月11日,李阳公开承认家暴。
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接受专访回应家暴事件:
                            “我已经很真诚,道歉一次就够了”
:南方都市报   2011-09-23
摘要: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最近被卷入风口浪尖,不是因为英语,而是因为他的美国妻子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李阳对他实施家暴,并贴出她的伤痕照片。9月11日,李阳公开承认家暴。
张元导演纪录片《疯狂英语》:口号式的教育如何深入人心
“我已经很真诚,道歉一次就够了” - perown - 卓越天堂OutstandingsSky
     2001年8月1日兰州七里河体育场,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在讲课。  资料图片
    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最近被卷入风口浪尖,不是因为英语,而是因为他的美国妻子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李阳对他实施家暴,并贴出她的伤痕照片。9月11日,李阳公开承认家暴。9月20日,在江苏兴化两所中学做培训讲座的李阳接受南都首席记者姜英爽专访,谈论他眼中的12年跨国婚姻和家暴事件。(南方都市报  )
    “当时我就想消灭她”
    姜英爽:这么多年,你作为一个goodexample,以李老师的形象存在于我们心目中,但最近不停有记者就家暴事件来采访你,你经常要接受所谓洗白式的采访,不知道你心情是怎么样的?
    李阳:实事求是去讲呗。描述这件事情的目的,是想让家暴得到一次探讨。
    姜英爽:你真的没有压力吗?
    李阳:我没有什么压力,但是我现在要有耐心去解释。
    姜英爽:今天早上,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些你打你太太的细节,包括你把她的头往地上撞了十次……你真的这么狠?
    李阳:对,是。
    姜英爽:当时你想的是?
    李阳:当时我就想消灭她,我就想我们同归于尽算了。
    姜英爽:你失控了?
    李阳:当时失控了,包括现在也是这样。因为每天都生活在压力很大的环境下,(她说)“我要让你付出代价,我要让你……”就是这些东西,沟通不了。其实我们有很多共同点,我们都喜欢工作,喜欢教英语,然后我也挺佩服她把孩子教育得很好,都很好。但……我一直在考虑,我们的问题出在哪里,比如说沟通不了。不是说彻底沟通不了,好的时候就很好,然后现在又开始变得……原来我们是一个月两个月吵一架,现在是随时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炸弹就爆炸了。
    姜英爽:你这样在全国东奔西跑,能够经常回家吗?
    李阳:还可以吧。我每个月回一两次家,但是我们也会比如说飞到哪里去见面啊,或者孩子到我演讲的现场来啊,都有。
    姜英爽:你觉得这桩婚姻到现在走到了一个胡同里?
    李阳:经常走到胡同里去,就像金婚的、银婚的人说,其实一天到晚想着分手。你也一样,都会的,迟早都会有那个点的。
    姜英爽:问题是,这个点是否是高频率的发生?
    李阳:我们现在就是高频率的发生。
    姜英爽:你有想过现在这桩婚姻是结束它,或者要继续下去?
    李阳:现在就是说呢,女人说话也很难懂,谁知道她真的想什么。比如(她说)我要离婚什么的,要真的离婚,她其实只是暗示而已。
    姜英爽:你呢?你的想法是什么?
    李阳:我很简单,只要她还愿意继续走下去,继续留下去。因为我们有三个孩子,我们之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我今天早上做梦还在想这事儿,她一条短信又过来,要在现场肯定马上又爆了。
    姜英爽:你是一个很容易过激的人吗?
    李阳:是,容易(过激)。比如说她会给我发短信说,你其实从来没有爱过我,只是想利用我。女人有时候就是喜欢过嘴瘾,但我就会当真了,我觉得怎么会这样呢,就会想辩解,就会激怒。
    姜英爽:她说这些话的原因,不就是因为你在某些场合说了一些让她会这么理解的话,比如你说你是为了研究家庭教育,才和她结合的?
    李阳:当初她是说她不喜欢听这个话。
    姜英爽:其实任何女人都不喜欢听这个话。
    李阳:没关系啊,不喜欢听这个话,告诉我不喜欢听就完了,但是没必要为这个事经常闹,明白吗?我们在一起的目的是什么?在一起的目的是和谐,有一个温馨的家,能够过日子。别老是把过去的事提出来,就像她觉得家庭暴力后对我的惩罚力度不够,那目的到底为什么?对吧?美国人思维跟中国人不一样,我觉得。
    姜英爽: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好像没有什么不一样。
    李阳:那惩罚,什么叫惩罚力度够?像美国那样?
    姜英爽:在美国,是会把你抓起来的。
    李阳:对,把我抓起来。抓起来也得放了,也抓不了多久啊。
    姜英爽:给你举个例子。我一个大学同学和他丈夫结婚后,移民到加拿大。刚到加拿大的第一个月,丈夫就把她打了,因为找工作的事压力特别大。当时邻居就去报警,接着她丈夫接受了近一年的反反复复的各种审判,而且把这个列为她丈夫的污点,让他根本就找不到工作,除非我同学撤诉。
    李阳:是嘛。
    姜英爽:你觉得这样的惩罚是过度的吗?
    李阳:我觉得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文化和历史,如果再过五十年二十年,中国也会走到那一步。
    姜英爽:但你是学西方文化西方语言的啊!
    李阳:学习西方文化并不代表西方文化对啊!就像我觉得拉丹“9·11”炸得很好啊,“9·11”是全世界最廉价的战争,死的人最少,但是对世界历史改变最大。这是我的观点,那美国人肯定不同意对吧。所以我觉得,不一定要用加拿大的例子来说中国,每个国家历史发展的不同阶段,一定会有不同的问题。(南方都市报  )
    姜英爽:你的意思是,对于你现在来说,你并不赞同这种处理方式?
    李阳:我觉得中国人去了以后肯定会感受到震撼,肯定会觉得怎么这么麻烦。那是因为美国到了这个地步,美国人的个人空间感很强,女孩子是被彻底解放的,是个彻底独立的个人。在中国文化下,你去这样做肯定是吃不开的,就算中国有家暴法,它也是逐步来的。举个例子,可能是拘留十天,但是拘留十天以后夫妻关系想要再恢复到以前,就很难了,除非离婚。如果你认为打一架就要离婚的话,那你就不要打,或者干脆早点离婚。所以西方的那种方式在中国肯定暂时行不通。可以有初步立法。
    姜英爽:但是你的妻子是一个西方人,你娶了她以后有没有想过尊重她的国情或者习惯呢?
    李阳:语言暴力也是暴力,冷暴力也是暴力,这件事一个巴掌拍不响,对吧。但是从结果来看,那是我对她施暴。
    姜英爽:对啊,就算在中国,打人也是犯法和挑战道德的,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李阳:那我和我太太在一起老打架,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她也很粗暴的。
    姜英爽:这是第一次吗?
    李阳:不是第一次。
    姜英爽:动手是第一次吗?
    李阳:动手也不是第一次,怎么可能是第一次
    姜英爽:怪不得人家说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李阳:有第二次就有第三次,有第三次就有第四次。除非双方都要改变。
    姜英爽:不然的话就一定会陷入这种恶性的循环?
    李阳:对啊,肯定会。
    “我已经很真诚地揽起责任”
    姜英爽:你打完她以后,是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
    李阳:我打一会儿就清醒了。
    姜英爽:然后呢?
    李阳:然后她就已经暴烈了,那我清醒也没用啊。
    姜英爽:你不带她去医院吗?
    李阳:我没带她去医院,我也不知道伤成什么样子了,我头上一个包呢,耳朵上不知道怎么的出现了一些问题。
    姜英爽:当时有向她道歉吗?
    李阳:我发短信给她道歉,她不接受。女人是这样的,在我们之间,什么道歉之类的已经是没有意义的,过两天又互相爱一爱。人就这样子,情感是很纠结的。
    姜英爽:再想一想,当时真的没有更好的处理方式了吗?
    李阳:再讲一遍,那时候血全冲到脑袋上去了,不可能去思考。我也在想啊,那时候为什么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二点半呢,我就想走出来,停一会儿,冷静一下,但女人她喜欢持续挑衅,持续语言上的挑衅。
    姜英爽:你以前也说很在意自己在别人心中做一个好的榜样。
    李阳:对,现在也是榜样啊,家暴榜样。
    姜英爽:对啊。
    李阳:这难道不是好榜样吗?
    姜英爽:没有遗憾吗这件事?
    李阳:当时觉得遗憾,现在觉得一点都不遗憾。首先,告诉所有的人,我也是人,对吧。名人暴露出来的,伪装(出来)的永远是好东西,所有的名人。
    姜英爽:你觉得这反而撕掉了你原来加在自己身上的那种伪装?
    李阳:对。
    姜英爽:说真的,你后悔吗?就是说打人这事。
    李阳:首先,它是错误的,毫无疑问;第二,我肯定后悔;第三,现在的问题是后悔没用啊!大家的行为模式不改,性格模式不改,那就不要在一起。
    姜英爽:你后悔的是什么?是指它影响了你的工作、名声,还是……
    李阳:它影响了我的工作、名声等等,我都丝毫没有怪她。
    姜英爽:你觉得后悔的是什么?
    李阳:我后悔的就是,打了她。
    姜英爽:你也觉得打人是一件很……
    李阳:也不一定啊。其他人不是天天也打架吗?老爸也打老妈,老妈也打老爸,父母也打小孩儿,不要把这个“打”变成多么了不起的事儿。那语言暴力算不算暴力呢?语言也可以把一个人毁掉啊。
    姜英爽:关键是看动手的程度。像你这么狠的,不多。
    李阳:哎,动手程度这么大肯定是有原因的。
    姜英爽:有原因?
    李阳:肯定是爆发式的。
    姜英爽:如果我要是把你这个话登在报纸上,读者一定会觉得你李阳是毫无诚意的。
    李阳:那没关系,说我毫无诚意就毫无诚意。道歉一次就够了嘛,我用微博道歉了。
    姜英爽:大家认为你只是就对孩子方面的影响道歉,没有对妻子的道歉。
    李阳:没有,我都写了。
    姜英爽:她也觉得你并没有诚意道歉,你亲自对她说了吗?
    李阳:我可以不道歉,这件事我甚至完全可以不承认,只要及时回复(微博),再把她的事列出来就够了。但这样做没必要,我就全部揽在我身上。而且我说了我对她实施了家庭暴力,如果我要婉转点,应该这么说,我们俩发生了冲突,因为性格不合,语言不和……我已经很真诚,把责任百分之百地揽在我身上,这件事再追究下去没有意义了。
    我觉得,女人需要反省,在对付男人的时候需要怎么办。女人有一个特点,喜欢把五百年前的事捞出来,从头到尾来一遍。这就是性格缺陷,我相信和谐的家庭不会这样。现在的问题就是家庭教育、从小的生活环境,一个好的妈妈会带出一个非常好的孩子。抱怨、语言暴力、威胁,都是带毒的。
    姜英爽:这句话同样也适用于爸爸,一个好的爸爸也会带出非常好的孩子。
    李阳:那当然了,还是那句话,一个巴掌拍不响,家庭暴力都要找原因。但从这个性质而言,肯定是我动手了,这个已经定性了。我也道歉了,派出所调解一下,我们也达成了一个协议。这件事情道歉就够了,现在问题是,谁能把这件事说清楚呢?
    姜英爽:其实最重要是当事双方的感觉。外人说什么不重要。
    李阳:外人说什么都不重要,我的名气受损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对大家有个交代。我试了一下,这两天我们的沟通还是不行,刚沟通两句就还是吵,她觉得我在外面接受采访是为了我个人形象。我就是为了个人形象关你什么事儿啊!你为什么为这件事儿要抱怨我?
    姜英爽:也就是说她还没有原谅你?
    李阳:心胸太狭隘,原谅只是瞬间的事。就像美国一个妈妈,原谅了一个黑人,那个黑人把她儿子打死了。要是一般人,肯定要以毒攻毒,把他吊死,对吧?就像药家鑫,法院就要判他死刑,我们应该想想,药家鑫那时候是慌乱的,他从小接受了什么教育?所有的教育都是要把事情掩盖起来。我们应该这么反省。
    姜英爽:你觉得在中国的环境下这不算一个很大的过失?或者说你自己找到理由原谅自己了吗?
    李阳:我必须原谅自己,我要是自责下去,难道要我剖腹自杀才能解决问题吗?我向派出所保证了,我以后再也不闹事,如果我今晚回到北京,出现冲突我立刻离开。我已经在做准备了。
    “要不我怎么能成为偶像呢”
    姜英爽:这几天网上对你的这个评论你看了吗?
    李阳:我当然看啦,对我来说骂和赞扬都是一样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姜英爽:你真的可以这么超脱吗?
    李阳:我的超脱是伴随着我生命的,要不我怎么能成为别人的偶像呢,要不我怎么能成为长江商学院的教授呢,要不怎么会有成千上万人要听我讲课呢?对吧!人要超越的嘛。人要知道真理是什么,真理就是犯了错误,错误已经在那里了,哭有什么用呢。
    姜英爽:但是你很多时候还是在给自己找理由啊。
    李阳:我没有找理由,我是跳出来分析这个现象,这才叫智慧。家庭暴力,真正的家庭暴力是什么,经常打女人,(女人)完全是弱者。我太太不是弱者。
    姜英爽:这其实是你从业二十多年来……
    李阳:对,修炼出来的。
    姜英爽:但这也是你碰到的最大的危机吧?
    李阳: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这算什么危机。还有更大的危机在后面,我的公司经营不好怎么办,很多很多问题嘛,这算啥危机嘛。
    姜英爽:真的不觉得有什么?
    李阳:真不觉得有什么。你没看到(开讲座时)大家的状态吗?你是第一个看到现场的人群对我的状态,有影响吗?
    姜英爽:你觉得影响不大?
    李阳:一点都没影响。
    姜英爽:大家肯定心里会腹诽,嘀咕。
    李阳:嘀咕一下就嘀咕一下,但是相信所有人都会说,哎,我们家经常发生的。只不过你这个发生以后,我们就敢探讨了,以前都不说的。
    姜英爽:最初你担心过这件事被人知道吗?
    李阳:那当然。刚开始几个小时之内我肯定担心啦。
    姜英爽:你当时最大的感觉是什么?
    李阳:当时我让我老婆把微博删掉。
    姜英爽:你是慌乱还是害怕还是紧张?
    李阳:那肯定都有啊。
    姜英爽:那你怕的是什么?
    李阳:怕对我事业的打击啊。简单吧,坦率吧?肯定是这样啊。但是我很快就没事了。当你想到如何利他的时候,你就肯定不会恐怖了。
    姜英爽:你指的利他是什么?
    李阳:利他就是这件事能对很多家庭产生震撼。首先,打得很惨;第二,是我打的。
    姜英爽:她有没有还手?
    李阳:我当时一下就把她制服了,她没还手的力。美国人也人高马大的,你以为都像你这样的?
    姜英爽:用凶暴来形容当时的你,合适吗?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
    李阳:四五年前有一次,不经常。其实更恐惧的是我,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和她相处,除非闭嘴不说话。
    姜英爽:既然如此,为什么没有去理智地结束这个婚姻而选择暴力解决?
    李阳:我其实挺欣赏她的,她给我有很大的改进。婚姻是多面的,不止是性的吸引。男女在一起,女人想的是完整、依靠,男人想的更多,主要是免费的性。大家互相成就才是最和谐的,理解是第一位的,你出差回来,她笑脸相迎,说辛苦了。不然,你就会特别的累。我们公司的人经常见我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两个人怎么还不离啊,看这闹腾的。
    姜英爽:你们这个家庭中,谁付出的会更多?
    李阳:她认为我付出的不够,认为她在家带三个孩子和我在外教几千几万个孩子学英语是一样的。我认同,我反省,我确实生活不正常,一年飞300次,一天一次,工作强度大回家很少。她说她希望在一个男人的臂弯里醒来。
    姜英爽:这个要求难道过分吗?
    李阳:不过分。而且我承认,我也没有充足的耐心。明天是我女儿的生日,我说我想回家给女儿过生日,可是她说,你肯定是半夜里飞来,明天又飞走了。我确实没办法辩白,我确实还是要走。因为日程早就定好的,演讲我能不去吗?我不能让那么多孩子白等我。其实以前我们都讲好了,我也希望她周末飞过来陪我,老陪着孩子,也要疯掉。
    姜英爽:你的意思是,你们一直也在寻求两个人可以达成和谐的方式。
    李阳:对。一直在寻找。不断在调整。
    姜英爽:实际上你们成功了吗?
    李阳:我们也在想,实际上那天她吵了四五个小时,我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我当时就爆发了,所以当时我那时候那么狠。
    姜英爽:就算我们中国人也讲,一个男人,是不能够打女人的。
    李阳:就像共产党员不准贪污一样,道理谁都懂。人是情绪化的动物,人和人相处就是要照顾对方的情绪,同时也不要压抑自己的情绪。
    姜英爽:关键是,大家都要想想,自己的情绪有没有伤害到别人?
    李阳:该伤害就要伤害,该杀人就要杀人,大家都懂(道理),但是照样还有监狱。
    姜英爽:也就是说,你愿意为你自己犯下的错误买单?
    李阳:我愿意买单。抓我,判我,都可以。我当时就是豁出去了。我当时激怒得很厉害。
    姜英爽:克制自己,你做不到?
    李阳:你老惹我,我怎么做到克制得住?
    姜英爽:要注意修养———尤其是作为一个成功的人士,一个青年的偶像。不应该有更强的克制力和修养吗?
    李阳:我的修养是在逐渐形成过程中。你没有研究过家暴,其实家暴主要发生在三高人群,高学历,高收入,高职位。其实,这件事对我有很大的影响,很多活动取消了,我都没有怪她。
    姜英爽:你刚刚说,对你没有任何影响。
    李阳:就算我在乎的,所有的,都毁掉了,我也不会怪她。
    姜英爽:真的没有怪?
    李阳:没有,我还是要主动回家。
    姜英爽:你的意思是,现在怎么走,你心里并没有一个很清楚的答案?
    李阳:又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定的。我已经很高尚了,我说无论愿不愿意走下去,我太太定。爱没有因为打一下就破灭的,她把我搞成这样,让我丢这么多的脸,把我的形象搞成这样就消失了。
    姜英爽:你觉得你把她打成这样了,她还能爱你吗?
    李阳:人就很奇怪,对吧,打完照样可以爱人,怎么不能爱。
    “我没有履行这个价值观”
    姜英爽:有人觉得这是不是为你上市而举行的一场炒作?
    李阳:如果有人这么认为也好。(苦笑)误解也是一种生产力。实际上是发生了几天,她才贴的。
    姜英爽:我想,这件事肯定已经把她伤透了。
    李阳: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也不能说伤透了。她跟中国人结婚就要调整自己对待对方的方式。当然,我也要调整我自己的方式。
    姜英爽:这12年来,你们的生活幸福吗?
    李阳:大部分还是和谐的。也不叫幸福,算是和谐吧。
    姜英爽:你是个经常有幸福感的人吗?
    李阳:我是经常为自己寻找幸福感的人,比如我今天吃了红烧肉,我就会觉得非常幸福。一个能掌控自己的情绪的人,才是真正幸福的人。
    姜英爽:包括你吗?
    李阳:我没有。但是平时自己基本还能。
    姜英爽:你会让你的听众为你流泪,为你疯狂,你很善于掌控别人的情绪,但是对于你自己……
    李阳:你说得对,对于我掌控我自己,我还差了点。
    姜英爽:你现在对爱情还有幻想吗?
    李阳:那句话就是,爱就是恒久忍耐。其实家庭闹矛盾的话特别损伤精力。我太太有时候一个短信,我就沮丧很长时间。
    姜英爽:实际上你还是做不到超然。
    李阳:我是做不到。
    姜英爽:你还是很想得到一个家庭的……
    李阳:不是得到,不重要,但有个家庭我的生命就完整了。我是个正常人,有个家,有孩子,有牵挂。但是我绝对不会牵挂太多,只要他们安全。
    姜英爽:其实有时候你说话换一种方式就会取得另外一种效果。
    李阳:明白,明白。对于普通人就得注意说话方式,我们都是普通人。
    姜英爽:你性格里有偏激的成分吗?
    李阳:有,但是不多。疯狂两个字是有天生缺陷的,但是在我这里,疯狂是个褒义词,有人臆断创造疯狂英语的人就是个疯狂的人,其实我很安静。
    姜英爽:这种一年飞行300次的高频率不稳定的生活的人,其实是很难获得家庭的幸福的。
    李阳:我也不想跑来跑去,但是这是一种责任。
    姜英爽:你没有想过为家庭付出更多,听说你的价值观就是,你可以只要事业而不要家庭?(
    李阳:为成千上万的人而存在,这就是我的价值所在啊。
    姜英爽:你就没法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吗?
    李阳:我的太太必须先知道,我们的幸福掌握在她手里,一天到晚抱怨,就是毒品,我怎么会接近毒品呢?
    姜英爽:你一直在说你的太太应该怎么样,你有没有想过放下身段,先改变自己?
    李阳:没有问题,但是她要和我一起提高和改变。
    姜英爽:我问一句直来直去的话,这场家暴中,有没有小三?
    李阳:没有。我是个没有时间找小三的人,我身边的人都知道。
    姜英爽:那你对你的妻子是忠诚的吗?就没有其他的诱惑?
    李阳:坦白说,有,但是没有上升到夫妻关系的。
    姜英爽:你会赞同这样一个观点吗,在她之外,你不该有婚外性或者婚外情?
    李阳:这是社会普遍接受的价值观。
    姜英爽:那你接受它吗?
    李阳:我接受这个价值观。
    姜英爽:那你履行吗?
    李阳:我没有履行。
    姜英爽:你很坦诚?
    李阳:坦诚不坦诚,这都是事实。社会现在就是个大JIYUAN。商人一起聚会干吗去?嫖娼。
    姜英爽:也包括你吗?
    李阳:我很少那么做。
    姜英爽:也就是说,你尽量不那么做。
    李阳:肯定有人也会拉我去,但是很少很少。
    姜英爽:那有没有对她不忠实的感情或者性存在?
    李阳:我不赞成忠实不忠实这种说法。就像克林顿一样。
    姜英爽:你和克林顿比?
    李阳:我没他那么厉害。(大笑)开玩笑。但是这些,不是对我们夫妻关系的影响。
    姜英爽:为什么这么肯定?
    李阳:我们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她不想呆在北京。
    姜英爽:所以你也想一下,她离乡背井呆在中国,也为你付出了很多。
    李阳:我可以这么想,但是,我也不可能放下所有事业跟她去美国。
    姜英爽:你对爱还有幻想吗?
    李阳:没有幻想,顺其自然。
    姜英爽:你觉得事业比家庭更重要。这也是引起人们最大争议的一句话。
    李阳:的确,我认为事业比家庭更重要。
    姜英爽:你有过这种爱吗,李阳,就是有一种冲动,为她可以放下你所有的身外之物,所有的一切?名誉,地位,事业?
    李阳:那不可能。我对任何人都不可能。怎么可能为她放弃了全世界,这就是被情欲冲昏了头脑,最终还是要回到现实世界。
    姜英爽:或许,有人会认为,你其实只爱你自己?
    李阳:我爱全人类。我爱全中国的孩子们。
    南都首席记者 姜英爽
    实习生李雯洁
  评论这张
 
阅读(7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